在稳定增长的目标下,应提高财政政策的数量和效率,减轻货币政策的负担并进行优化。

[原创]在稳定增长的目标下,财政政策要量力而行,效果要提高,货币政策要减负优化(除非另有说明,所有文章均为谭浩军原创)。8月10日,在第三届宜春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上,中国社会科学院院士余永定指出,在充分考虑各种制约因素、不放松结构性改革的前提下,应采取扩张性财政货币政策,将经济增长率稳定在尽可能高的水平。

他认为,积极的财政政策应该“增加数量,提高效率”。货币政策应在不引起通货膨胀的前提下,努力降低利率,并配合政府的扩张性财政政策。

面对极其复杂的外部经济环境和日益增加的不确定性,我们必须更加积极主动地运用财政和货币政策,协调财政和货币政策之间的关系,使二者真正做到有所作为、有所作为、向前推进、后退、收紧和放松,增加积极财政政策的数量和提高其效果,减轻负担,优化稳定的货币政策,特别是货币政策。我们必须最大限度地配合积极的财政政策,使积极的财政政策能够更充分地发挥作用,稳定的货币政策能够提供更有力的保障。

事实是,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十多年来,财政和货币政策在稳定经济增长方面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在货币供给方面,市场对流动性的需求基本得到满足,货币总量大幅扩大,广义货币(M2)达到较高规模。

特别是基础设施投资和公共部门建设得到货币政策的大力支持,为经济稳定增长创造了有利条件。

在减税和减费方面,近年来相继颁布了各种减税和减费政策,以扩大减税和减费的范围。特别是对中小微型企业和创新型企业给予了大规模减税和减费支持。减税规模不断扩大。在稳定增长的目标下,财政政策增加减税幅度和提高效率的范围以及货币政策减轻负担和优化成本降低的范围不断扩大。尤其是今年,仅在半年时间里,税费减免规模就达到了2万亿元,成为历史上最大的税费减免。

然而,还应当指出,尽管财政和货币政策在其各自的领域和活动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它们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但是,在如何更好地协调双方关系,提高合力方面,还有一些地方需要改进和加强。他们不能满足于单枪匹马和单枪匹马的战斗,而是应该发挥协调作用,增强政策的合力。

就众目睽睽之下而言,积极的财政政策已经被牢牢抓住,而且每年都在增加。关键是提高效率。

如何提高效率,如果仅仅依靠财政政策本身,很难产生积极的化学反应,而只能产生物理反应。

当经济稳步发展时,物理反应的影响仍然可以反映出来。

面对经济困难和下行压力,效果显然难以反映。

因此,我们必须依靠外力来增加催化剂。

这种外部力量和催化剂是货币政策。

也就是说,财政政策的增加能否提高效率需要货币政策的积极配合和密切协调。

显然,稳定的货币供应是目前必须满足的条件。

然而,从当前货币政策的基本取向来看,投入的货币数量相对丰富。

即使没有像其他国家一样的降息政策、扩张性货币政策和货币发行的明显放松,按照近年来的常规发行方式,市场的流动性需求也能得到更好的满足。关键是做好两个方面的工作:一是减轻负担,二是调整。

所谓减负就是降低融资成本和融资利率。

然而,降低融资成本的立足点必须是实体企业,特别是私营企业、中小微型企业和创新型企业。

真正的企业是经济稳定增长的基础,是应对各种冲击的支柱。

只要真正的企业是稳定的,不管风暴有多大,都是可以克服的。

因此,对于货币政策来说,如何将资本支持成本降低到最低点,对于现实企业的发展至关重要。

所谓优化就是调整信贷结构,让实体企业成为信贷资金的焦点。不仅要增量向实体企业倾斜,还要调整现有资金结构,提高实体企业的资本比例。

只有当真实企业获得的资本比例真正提高时,信贷资本结构的优化才能真正得到体现,货币政策的传导才不会出现问题。

毫无疑问,货币政策的减负和优化能否得到适当实施,能否与积极的财政政策有效协调,将对财政政策的作用产生重大影响,对积极的财政政策的有效性至关重要。

即使减轻和调整负担,给金融机构带来一些压力,它们也应该毫不犹豫地配合积极的财政政策。

只要我们活在当下,我们还可以通过金融手段增加金融支持,帮助金融机构提高资本扩张水平和资本充足率。

难度越大,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之间就越需要协调。这不仅是财政和货币理论的高度概括,也是过去几年经验的总结。我们要切实做好工作,摒弃部门主义和部门利益,真正落实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搞好协调,增强协同效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