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建光:政策加助经济垫底——评《2018年中国经济年报》

资料来源:沈建光博士宏观研究作者:沈建光,京东金融副总裁,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主任。国家统计局今天发布了2018年中国经济年度报告。总体而言,2018年中国经济面临的挑战超出了年初的预期。在内部和外部力量的双重压力下,中国经济增长逐季度放缓,第四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增速降至6.4%,凸显出“变化中的担忧”。

当然,随着年底宏观反周期政策的逐步发展,12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和工业生产数据回升至较低水平,投资持续下降也得到遏制,表明政策的增加正在帮助经济建立底部。

展望2019年,考虑到政策落地的时滞和早期贸易“抢出口效应”的逐渐消退,预计今年上半年中国经济仍将处于触底状态。

当然,一旦中美贸易谈判取得积极成果,再加上反周期政策和改革措施的协同努力,中国经济可能在下半年企稳。预计2019年前后中国经济将呈现低水平稳定趋势,全年国内生产总值约为6.2%。

2018年,中国的经济变化伴随着担忧。投资持续下降是拖累中国经济增长的最重要因素。

2018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9%,比2017年下降1.3个百分点。

其中,受早期去杠杆化和债务约束的制约,基础设施投资增速大幅下降。2018年,基础设施同比增长率仅为3.8%,比2017年的19%低15.2个百分点。

当然,从高频基础设施的增长率来看,随着基础设施短板政策数量的增加,特别是最近交通、水利等基础设施审批和建设的加快,第四季度基础设施持续下滑的趋势已经逆转,这是一件好事。

房地产投资稳步下降。

相对而言,2018年房地产投资下降趋势有限。全年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增长9.5%,1月至11月下降0.2%,呈现稳步下降趋势。

此外,当前房地产市场仍面临压力,如房地产竣工面积同比负增长、房地产销售增长率下降、土地收购和交易价格增长率下降等。,但新房地产开工数据仍在加速增长。

展望2019年,考虑到清仓的良好效果和此前温室改革货币化政策的逐步退出,预计2019年房地产市场的概率将会较低,房地产政策也有望在“不投机炒房”的主调下迎来基于城市和地方微调的政策实施。

制造业投资数据整体表现较好,全年增长9.5%。

其中,对高科技制造业的投资是一个亮点,保持了持续的高速增长。例如,专用设备制造业、电机设备制造业、计算机、通信及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的投资全年分别增长15.4%、13.4%和16.6%。相反,汽车、铁路、船舶、航空空航空航天和其他运输设备等传统制造业表现不佳。

贸易数据对经济低迷的拖累是过去两个月的一个新迹象。

尽管中美贸易争端今年有所加剧,但为了避免增税,早期企业显示出夺取出口的迹象,使得中国的贸易数据总体上保持活跃。

然而,在11月份进出口数据降至一位数后,中国出口(以美元计)同比下降4.4%,12月份进口同比下降7.6%,两者均降至负值。

可以看出,在主要出口地区中,对美国的出口下降最快,目前的增长率最低。中美贸易形势的恶化和贸易战带来的全球负面影响已成为贸易下滑的重要原因。

在我看来,决定短期外贸趋势的关键仍然是正在进行的中美贸易谈判。

考虑到目前中美谈判形式相对乐观,如果能在90天内达成贸易协议,外贸数据可能会在短期下滑后逐渐企稳,呈现2019年前低后高的趋势。

与投资持续下降和净出口对增长的负面贡献相比,消费仍然是中国经济的稳定器,而且相对较亮。

12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8.2%,比11月份增长0.1个百分点。

其中,汽车消费同比增长-8.5%,仍然是消费的主要拖累。相比之下,12月份房地产相关消费表现相对较好,支持消费数据。其中,建筑装饰材料、家具消费和家电消费同比分别增长8.6%、12.7%和13.9%,尤其是家具,高于大反弹11月份8%的增速。此外,随着年底临近假期,酒精和烟草同比增长8.4%,迅速反弹。

此外,尽管由于汽车和石油产品等因素,社会消费品零售增长率在早期有所放缓,但服务消费继续高速增长。消费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率在2018年大幅上升,消费支出对国内生产总值的最终贡献率达到76.2%,同比上升18.6个百分点。

展望未来,随着税费减免措施的逐步实施,居民的长期可支配收入可能会有所提高,预计2019年消费将继续保持稳定增长。

“六个稳定”政策得到加强,不可否认的是,经济可能正在触底反弹。2018年,中国经济超出了年初的预期,在内部担忧和外部困难的影响下,表现出更大的下行压力。展望2019年,即使当前市场对中国未来的经济形势并不乐观,但作者担心,在表现不佳的经济数据背后,实际上有一些有利的变化将有助于中国经济触底。

首先,在对外方面,中美贸易谈判进展顺利,2019年的对外贸易风险可能比2018年有所缓解。

第二,最近中国国内宏观政策的反周期调整一直在增加,这有助于在短期内稳定信心。

例如,2019年,货币和财政政策都非常积极。对小型和微型企业的标准和减税一揽子计划的全面削减表明,“六个稳定”政策早于预期。大幅度减税和降低社会保障支付基数等政策也在加速讨论中。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和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也做出安排,扩大消费规模,促进汽车和家电消费,以稳定可持续消费。

当然,政策效应的出现有时可能会被推迟,政策效应的改善仍然需要耐心。

历史上,前几轮主要由货币政策放松、基础设施投资和房地产推动的“稳定增长”措施,通常从开始实施到结果显现至少需要2-3个季度。考虑到本轮“稳增长”措施已经启动,虽然内容明显不同于以往,强调减税和开放的作用,而基础设施和房地产的作用已经减弱,在政策的推动下,中国经济有望逐步建立底部。

此外,除宏观政策调整外,考虑到美国2019年面临的经济低迷,国内房地产政策调整空与货币政策传导效率下降之间的小差距,作者认为,在这一稳定的增长周期中,需要比以往更实质性的改革措施,特别是加快财税改革和土地改革的步伐。只有通过发放机构红利,才能实现预期的稳定经济结果。

综上所述,笔者预计中国2019年的经济增长率将是前低后稳。随着政策的实施和更多改革措施的出台,中国经济有望在下半年逐步复苏。据估计,2019年全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将达到6.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