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失衡与美国的结构变化

原始信息TimothyJ。凯霍公司。KimJ。于尔& amp约瑟夫。斯坦伯格,《全球失衡与结构变化》,美国。政治经济学杂志:2018.4。摘要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随着美国从世界其他地区大举借债,美国商品生产部门的就业人数下降。

本文构建了一个动态一般均衡模型,该模型包括几个可能导致商品部门就业下降的机制:外国借款、非同质偏好和各部门生产率增长差异。

我们发现,从1992年到2012年,商品部门就业率下降只有15.1%是由美国贸易逆差造成的。下降的主要原因是生产率增长的差异。

随着美国偿还债务,其贸易平衡将逆转,但商品部门的就业将继续下降。

以下是正文:1引言:1992年至2012年,由于美国家庭和政府从其他国家大量贷款,美国净国际投资恶化了4万亿美元。

同期,商品生产部门的就业在总就业中的比例急剧下降。

相关经济理论表明,贸易逆差将减少商品生产部门的劳动力和就业。

本文使用一个开创性的理论模型来估计贸易逆差对美国商品生产部门就业的影响。

在图1中,我们绘制了初级商品生产部门(农业、矿业和制造业)在总就业中的份额。

随着贸易逆差的增加,这一比例有所下降。

相关理论解释说,进口商品取代国内生产,即当美国用债券换取外国商品时,劳动力从可贸易商品生产部门转移到非贸易服务和建筑部门。

这种机制意味着当外债需要偿还时,劳动力将返回美国商品生产部门,以获得贸易顺差并偿还外债。

在过去的20年里,这种解释美国商品生产部门就业率下降的机制一直是学术界研究的焦点。

在建立这个模型时,我们需要弄清楚美国借贷背后的驱动力。

一个常见的解释是,对外国储蓄需求的增加,使得外国人更愿意将他们的商品换成美国债券。

伯南克(2005)创造了“全球储蓄盈余”一词来指代这一机制,我们采用了伯南克的“全球储蓄盈余假说”。

现有文献提出了几种解释储蓄需求过剩增长的机制,如世界其他地区金融发展不足(卡瓦列罗、法希和安古林卡斯,2008年;门多萨,夸迪尼,安德烈斯-鲁尔2009),《经济周期差异或经济增长的结构特征》(背景资料,2009年;Jin2012佩里兰·福格尔2015).

本文以国外储蓄盈余为已知条件,根据世界其他地区对当前消费和未来消费的偏好对模型进行校准,使该模型的模拟结果与美国1992-2012年的贸易逆差完全匹配。

本文假设经济结构变化的驱动力是劳动生产率的差异增长。

如图2所示,在过去20年中,商品部门的劳动生产率增长速度快于其他部门。

现有文献认为,生产率的不对称增长是部门间劳动力长期再分配的重要驱动力(Ngai和Pissarides2007)。

本文还假设开放经济模式中也存在类似的机制。

最近,还有几篇研究开放经济结构变化的论文(松山1992,2009;Echevarria1995Sposi2012这些研究使用了一个来自国际资本流动的平衡贸易模型。

本文扩展了Sposi(2012):进一步区分家庭债务和政府债务、内生投资、允许国家在平衡增长路径(BGP)中继续持有债务等。

本文的主要内容是利用动态一般均衡模型来解决以下问题:贸易赤字在多大程度上导致了美国商品生产部门的就业岗位流失。

当美国停止借贷,贸易逆差变成贸易顺差时,就业会回到商品生产部门吗?

该模型研究了就业从商品生产行业向服务生产行业的长期转移。

参考现有关于结构变化的文献,该模型讨论了两个因素的驱动效应:(1)非同质偏好的收入效应;(2)商品生产部门相对于服务部门的劳动生产率增长更快。

通常,结构变化是在封闭的经济环境中研究的。本文将结构分析扩展到贸易不平衡的开放经济。

在这种模式下,开放经济的关键特征是储蓄过剩,这增加了世界其他地区对储蓄的需求。

我们的超额储蓄经过调整,以适应美国的贸易失衡。

该模型定量评估了美国经济的结构性变化和过多的外国储蓄对美国商品生产部门就业下降的贡献。

与斯科特(2015)和其他结论(贸易逆差是商品生产部门就业率下降的主要原因)相反,本文发现,外国储蓄盈余只能解释美国商品部门就业率下降11%-20%的原因。

通过校准模型的生产和需求结构,模型再现了1992年美国国民账户的特征,符合由世界投入产出数据库构建的世界投入产出矩阵(Timmeretal.2015)。

本文在模型中嵌入了两个外生驱动因素:(1)行业间劳动生产率的异质性;(2)世界其他地区储蓄需求过剩。

本文的基准盈余储蓄均衡模型可以解释1992年至2012年美国商品生产部门99.2%的就业率下降,以及这一时期美国其他几个关键的经济事实。

然后,本文将上述超额储蓄均衡模型与国外恒定储蓄需求均衡模型(无超额储蓄的反事实模型)进行了比较。

反事实模型可以解释商品生产部门就业率下降的84.1%。

99.2%和84.1% (15.1%)之间的差异是外国盈余储蓄对美国商品生产部门就业下降的贡献。

这意味着,即使消除贸易赤字,也不会显著增加美国大宗商品生产部门的就业。

本文的基准模型还嵌入了BueraandKaboski(2009年)确定的三个结构变化的来源,即(1)不同部门之间生产率增长的差异和部门替代的较低弹性(ngaiandpissaries 2007年);(2)非同质偏好的收入效应(孔萨穆特,雷贝洛,谢安,2001);(3)部门间不同股本驱动的资本深化(AcemogluandGuerrieri2008)。

我们发现,在这个模型中,部门之间不同的资本份额并不是结构变化的重要来源。

此外,非同质偏好只能解释美国5.6%的结构变化,这与布埃拉和卡博斯基(2009年)的结论一致。他们认为收入效应不能在解释美国近几十年的结构变化中发挥重要作用,因为最低收入水平对生存需求极其重要。

Boppart(2014)和herrendorf、rogerson和valentini (2013)发现,收入效应将在更长的时间内发挥更大的作用。

该模型还包含了其他几个特点,这使得它非常适合于解决本文所要研究的问题:(1)首先,它包括三个部门:商品、服务和建筑。

在我们的模型中,商品和服务是可交易的,这不同于国际宏观经济学的传统做法(假设只有商品部门是可交易的),并且传统设置与实际数据相反,因为服务业是美国出口的主要组成部分。

然而,建筑业是唯一纯粹的非贸易部门,完全用于生产投资商品,这意味着建筑业比其他行业更容易受到资本流动和经济波动的影响。

(2)其次,该模型包含一个全局投入产出结构。

企业利用中间投入(商品和服务)在国内外生产最终产品。

我们区分了最终产品贸易和中间产品贸易,包括商品和服务贸易。

这种生产和需求结构也强调了国内外产品之间的替代关系和不同部门产品之间的互补关系。

此外,本文还假设国内外商品的替代性大于服务的替代性,以匹配商品贸易顺差和服务贸易顺差的实际波动。

结论通过建立包括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在内的动态一般均衡模型,比较了两种不同的外部因素对不同部门间劳动力转移的影响。

一个因素是过度储蓄。另一个因素是不同部门之间劳动力生产增长率的差异。

这个模型可以解释1992年至2012年美国经济的三个关键事实:(1)实际汇率先升后降;(2)贸易顺差的动态几乎完全由商品贸易顺差驱动;(3)劳动力从商品生产部门转移到服务和施工部门。

模型模拟的结果表明,尽管商品部门劳动生产率的快速增长是劳动力从该部门迁移的主要原因,但从1992年到2012年,过度储蓄加速了这一变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