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52亿套公寓,市值蒸发了1500亿,小米迎来了一个黑暗的时刻

小米在9年内向北漂移,现在再次陷入困境。

上市一年后,市值减半。2010年4月6日,雷军和十几个人在北京海淀区银谷大厦一起喝了一碗小米粥,小米公司诞生了。

经过九年的北漂,雷军带领小米从10人扩大到16,000人,他的办公室也从银谷大厦、荣石天地大厦、宏远大厦到蔡五...7月10日,雷军在微博上宣布:北漂经过九年多的奋斗,终于买了一栋房子!小米科技园,8栋楼,34万平方米,52亿元!北漂9年,在皇城52亿买下了34万套公寓超级“豪宅”;在最近公布的中国500强上市公司名单中,小米首次排名第53位。除了之前的大片发布,第一部专门为女性打造的小米CC系列,小米还有很多开心的事件,几乎囊括了科技界的所有新闻。

然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小米上市后一年内市值几乎减半。

小米去年上市后市值高达640亿美元,但到今年年中,小米的股价低至89港元,市值仅为274亿美元。

尽管雷军对小米的股价一直非常有信心,“上市第一天购买小米股票的投资者应该被允许获得双倍的收益”,但现实让雷军无法坐视不管,不情愿地提出了回购股票的“大动作”。

6月12日,小米集团宣布已斥资5000多万港元回购532万股b股。6月底,以2500万港元回购了250万股b股。7月3日,小米以4993万港元回购了512万股股票...自今年5月以来,小米共进行了19次回购,成本超过10亿港元。

为什么股价持续下跌?决定股价的因素有两个:企业本身的盈利能力和投资者对企业未来盈利能力的预期。

小米成名的支柱产业智能手机业务一直是投资者最重要的领域,但小米手机的现状令人担忧。

小米手机滞销根据市场研究机构国际数据中心(IDC)的数据,小米在国内市场的出货量自2018年第三季度以来出现负增长。2019年第一季度,小米的全球市场份额同比下降10%。

与此同时,老对手华为和vivo的全球市场份额同比分别增长了50%和24%,vivo和oppo的出货量接近小米,这有将小米挤出前五名的趋势。

今天的小米已经很难实现“生死无关,拒不接受工作”。

从2017年底开始,手机市场进入了一个股票竞争的时代。

小米面临华为、oppo和vivo的直接竞争。

在这些大工厂中,小米是最脆弱的。

华为拥有无与伦比的技术优势,尤其是在5G和芯片领域。就连美国人也为在世界范围内遏制华为做出了巨大努力。

尽管华为受到美国和他的一个弟弟的压制,但它变得越来越强大,占据了道德和公众舆论的制高点。

至于线下渠道,华为近年来也做出了很大努力。此外,华为模型的利润相对较高,代理商也愿意帮助华为带来商品。

Oppo和vivo兄弟在质量控制和渠道方面是独一无二的。目前,oppo和vivo各有20多万家代理店。

然而,小米以其经济高效的表现称霸世界,既没有吸引高利润的代理商,也没有在武林中领先的技术优势。

就扩大销售渠道而言,线下销售占小米手机销售的75%,但矛盾的是,小米的线下渠道一直处于缺失状态,目前小米计划的1000套住宅中只有一半已经完工。

小米模式能走多远?小米自成立以来,一直声称自己是一家互联网公司,因为互联网公司比硬件公司更有价值。

在雷军看来,手机等智能硬件服务将发挥更大的导向作用。通过硬件销售获得的用户将增加互联网服务的用户基础。

换句话说,小米通过其超高性价比进入市场,引入流量,并通过提供互联网增值服务获利。

首先,雷军必须确定这个想法没有问题。然而,前提是小米的硬件销售应该是有效的。

根据小米的财务报告,2018年第三季度,小米从互联网服务(广告、游戏、金融服务等)中获得的收入。)47亿元,同比增长85.5%。

然而,第四季度,小米的互联网服务收入降至40亿元,同比增长率从85.5%降至39%,收入占前一季度的69%,大幅降至56%。

小米在其年度报告中表示,手机出货量下降、互联网广告监管加强、宏观经济环境疲软以及游戏产品暂停是导致互联网业务下滑的主要因素。

然而,真正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硬件销售的下降,具体来说,手机销售的下降,互联网业务的实现已经失去了基础。

总之,小米的互联网服务就像一个仍在护理的“孩子”。一旦手机销量下降,小米的互联网服务将面临“断乳”的风险。

例如,不是小米用户的小米应用商店,要么被手机自己的应用商店拿走,要么被第三方应用商店瓜分,如百度手机助理颖永保、pp助理和360手机助理。很少分发给小米应用商店,其他安卓手机也会拒绝小米应用商店。

此外,互联网服务和手机使用体验是内在矛盾的。如果过分强调互联网收入,手机销售将受到影响。

例如,小米的手机销售在2016年左右遭遇严重挫折,出货量从去年的第一下降到第五。因此,公司邀请研究公司尼尔森(Nielsen)在小米手机上完成定制的用户体验报告。

据说,在雷军看到该报告后,他立即要求下面的小米手机系统miui9解决核心问题,那就是让用户体验小米手机“如闪电一般快”:所有可以削减的广告都必须削减,如果不能削减,必须设置手动开关。

经过激烈的经营,手机销量反弹。结果,小米犯了同样的错误,回到了增加互联网服务的老路。

结果,在MIUI10,广告实现了“神的回归”。

据小米内部人士称,以MIU部门为代表的互联网服务虽然收入份额不高,但毛利率高达60%,成为小米最赚钱的部门。

相比之下,手机的毛利率只有6%-8%,物联网和消费品的毛利率只有10%。

这太尴尬了。小米的手机销售和互联网服务收入就像鱼和熊掌一样。他们不能两者兼得。

在上市之前,雷军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到所有的挑战中。

然而,上市后,所有的财务数据都会显示在世人面前。充满影射和无所不在的投资者、员工或媒体,都在用放大镜观察这家明星公司。

雷军的挥杆空也越来越小。他希望一年365天,每天24小时都呆在岗位上,处理公司的大事小事。

对他来说,小米不再是赚钱的工具。

“创业就像跳下悬崖。我已经40岁了,我可以再次为我18岁的梦想赌博。”雷军曾在一次采访中表示,他创立小米不是为了名字或利润,而是为了梦想,但仍有一丝不甘和不服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