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多钱有多危险?韩国财团在左边,日本财团在右边

作者的正确答案是郑洁俱乐部被授权向左或向右走。最终,所有的道路都得出了相同的结论:财团的本质是利用其垄断地位攫取高额利润。

虽然韩国和日本的“敌人”在政治、经济、贸易和体育方面是不相容的,但两国在对财团的依赖上却是一脉相承的。

日本财团和韩国财团谁更好,发展模式有什么不同?比力量更好,谁更好?说到韩国财团,最著名的是三星和现代。

三星财团可以说是一个偶像派和一个权力派,名气很大,实力很强。

三星几乎涉足电子行业的所有领域,它的触角也延伸到医院化工等其他领域。

2012年,三星财团的收入为1.1万亿元,占韩国国内生产总值的18.2%。

甚至有笑话说韩国人一生中无法逃避三件事:税收、死亡和三星。

(三星集团的子公司)现代集团是韩国第二大财团,拥有许多“世界级”荣誉。

他从汽车修理开始,然后从修理开始在河上上下移动,成立了造船企业,收购了起亚汽车,成功地走向了现在的辉煌。

现代集团曾经位居韩国第一财团的榜首,在韩国传统产业中仍然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

韩国的其他财团包括LG集团、SK集团、韩进集团、斗山集团、乐天集团、锦湖韩亚集团、浦项制铁、汉化集团等。

(韩国十大金融集团)韩国金融集团的经济实力不容低估。

2018年,韩国有16家公司跻身财富500强。

16家企业无一例外都属于联合体,总营业收入9094.173亿美元,占韩国国内生产总值的60%。

(财富500强韩国)同期数据显示,日本财团的商业收入也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60%以上,与韩国相当。

然而,就绝对实力而言,在财富500强企业中,韩国的商业收入不到日本的30%,日本利润的绝对值也优于韩国。

(财富500强中的日本)然而,韩国财团也有自己的优势。它的绝对尺寸不大,但质量很高。

韩国上市公司的收入利润率(7.7%)比日本财团(5.1%)高出近一半,也高于中国上市公司(5.14%)和美国上市公司(7.4%)。

这在韩国财团的盈利能力中是显而易见的。

总的来说,这两个财团有各自的优势。日本财团整体实力较强,韩国财团盈利能力较好。

谁比口碑更坏?在日本财团的一篇文章中,我们分析说财团为了自身利益渗透到社会的各个方面,产生了很大的负面影响。

韩国财团也是如此。

但是,如果你更关心时事,你会发现韩国财团经常报道负面消息,其声誉比日本财团差。

据统计,在2005年至2014年的十年间,韩国十大财团中有一半卷入了刑事案件,共有11起案件。

在过去的五年里,韩国财团也有很多爆炸性的负面消息。

去年,韩国男子篮球队队员李胜利重启了对韩国娱乐圈“同床共枕”的调查。

10年前自杀的韩国女演员张紫妍在遗书中透露,她在死前被迫向31人提供了100多种“性娱乐”,这31人中的绝大多数都与该财团有密切联系。

这可能就是为什么调查进展缓慢,而且有许多障碍。

(张紫妍事件时间表)2018年4月,韩进财团旗下韩航空负责人赵良浩的妻子和两个女儿,暴露于使用公司飞机走私和逃税的风险,并利用职权命令韩航空海外员工长期购买。

据消息来源称,据不完全统计,2013年1月至2017年3月,价值5.7亿韩元(约合343万元人民币)的走私货物通过大韩航空空运回韩国,甚至包括浴缸和沙发等大件物品。

今年4月,韩国财团的孙子集体服药。涉毒人员包括SK集团创始人的孙子崔某、现代集团创始人的孙子郑某和南洋乳业集团创始人的孙女黄荷娜。

今年3月,三星的大女儿李富珍也因吸毒成瘾而被媒体曝光。

(新闻报道)这些只是冰山一角。有更多的丑闻已经由财团解决,外人不知道。

除了经常成为娱乐头条,韩国财团还干涉国内政治和社会的方方面面。

在韩国,财团说一个,但政治家不敢说两个。

长期以来,韩国财团通过政治捐赠和投票来支持候选人,以实现对自身政治的实质性控制,这一直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政府首脑自然知道如何回报。

历届韩国总统都赦免了以前非法监禁的财团中的一些“功勋人物”。

2015年,当时的韩国总统朴槿惠赦免了包括SK集团总裁崔泰源在内的10多名高管。官方声明是:我希望他们将继续为国民经济做出贡献。

(新闻报道)由于总统受他人控制,他在制定政策方向时也必须服从财团的命令。

1994年,韩国政府决定,景贤集团应主要处理新兴的第二代移动通信产业。然而,经过由大型企业组成的非政府商会“韩国工业联合会”(Korean Federation of Industries)的讨论,它强行推翻了政府的决定,并分别向政府“推荐”企业参与第二代移动通信行业。

后来,金泳三总统面临着对政府还是财阀在韩国主要产业政策中拥有最终发言权的交叉质询。

答案不言而喻。

资本的冷酷也体现在总统的待遇上。

韩国的政治深深陷入“蓝色瓦迪诅咒”——被驱逐的总统基本上没有好下场。

这背后的原因非常复杂。可以肯定的是,财团一直躲在幕后。

03比mode好,谁更好?韩国财团一直饱受丑闻困扰。另一方面,日本财团在日本国内外都有很好的声誉。它还向世界输出了许多商业管理概念。

口碑是表面,背后是日韩财团不同的发展模式和生态。

让我们先看看开发模型。

日本是开放、扁平和分散的,而韩国是保守、封闭和集中的。

日本财团实行循环持股,试图用最低资本换取最大商业权力。

韩国财团过于保守和封闭,通常由一个家族控制。家庭成员持有很高比例的股份。三星财团(47.5%)、现代财团(49.2%)、SK财团(64.6%)和LG财团(44.3%)持有家族股份的40%以上。

韩国财团的保守性质也反映在他们的管理和继承上。

公司核心团队中,非家庭人员不准进入;日本财团可以让女婿成为接班人,这在韩国是完全不可能的。

在运营模式上,虽然日本财团以银行为中心,但从未追求业务运营的核心。相反,它采取了分散的单位管理,并强调了可持续发展的“三位一体”战略。

每个大型日本财团至少包括三个主要商业部门:金融系统、综合商业社区和工业。

金融体系是财团的资本基础,也是融资的便捷渠道。一个全面的商业协会就像一个敏感的市场嗅觉,为财团提供发展指导。工业就像一个执行者,按照联合体的思路投入物质资源,生产产品,完成联合体的经济运行。

“三头合一”使日本财团拥有充足的弹药、明确的方向和强大的实力,组织形式也日趋完善。

韩国财团都是以家族为基础的管理,通常由大型企业领导,并逐渐扩展到各个领域。

一方面,核心企业权力集中导致权力滥用。

权力不能被有效地限制,邪恶的行为经常发生。

韩国财团没有像日本财团那样被子行业优化。他们只是在高负债下盲目扩张。当经济危机到来时,企业越大,就越危险。

大宇集团是韩国仅次于现代集团的第二大企业,一度以650亿美元的资产跻身世界前20名。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管理不善、资不抵债的大宇集团不得不进行破产清算。

2000年12月,大宇汽车被宣布破产,其他重点企业相继被收购。掌舵的金玉忠也逃到海外避难。

另一方面,日本财团可以挺过四次重大经济危机。比国情好,谁更好?国情是生态,日韩两国不同的国情决定了财团的不同处境。

日本的国土面积和人口都比韩国大,在社会发展方面有几十年的先发优势,经济总量巨大。

对一个国家来说,大尺寸是件好事。只有当池塘很深时,才能产大鱼。

蛋糕足够大,财团可以吃一部分,其他人可以吃。

日本财团率先实施“终身雇佣制”,甚至俘获了人们的心。

韩国有小土地和小蛋糕。如果财团吃了它,其他人就不用吃了。

小企业不能吃饭,人们根本不用吃饭。有很多抱怨,人们的抱怨越来越多。

韩国财团在社会贡献方面远不如日本财团慷慨。

财团数量仅占韩国企业数量的0.2%,无法带来足够的就业机会。

这导致韩国年轻人上升的渠道非常少,竞争尤其残酷。

尽管韩国是世界上教育水平最高的国家之一,但在过去十年里,韩国的失业率持续上升,自杀率仍然很高。

(新闻报道)日本的民主比韩国更成熟,这使得日本的政治体系对财团防御,韩国的政治更容易受到财团的影响。

二战后,日本在美国占领军的帮助下建立了君主立宪制,并通过反垄断法(Exclusive Prohibition Law)等一系列法律限制财团的发展。

经过70多年的磨合,财团与政府、财团与人民之间达成了微妙的权力和利益平衡,基本上可以确保相互和平。

尽管政府不可避免地受到财团的控制,但最低限度的独立性仍然可以得到保证。

韩国的民主化本来就不发达。难以抵御财团的入侵,更容易受到财团的影响。

财团路05号,去哪里?日韩财团再次证明,财团在资源整合、实现产业互补和内部技术共享、确保强大竞争力方面具有明显优势。

这种黄金模式非常适合扩大生产,特别是以制造业为代表的第二产业。

历史也证明,世界上几乎任何发达国家都经历过财团的发展阶段。

在发展模式上,日韩财团走了不同的道路。

然而,应该注意的是,无论向左还是向右,所有的道路都会得出相同的结论:财团的本质是利用其垄断地位攫取高额利润。

正如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一样,一个国家或一个城市也不能将其未来与一个财团联系在一起。

尤其是韩国大宇集团的破产,警告我们这个庞然大物并非坚不可摧,如果它倒下,混乱将远远超出想象。

财团越强大,就越危险。

本文授权转载自:正杰俱乐部。

作为一个消息灵通、深刻而真诚的金融巨头,包括华尔街新闻、斯诺鲍、蚂蚁金融和世界经理人在内的10多个主流金融界被特别邀请入驻。

整个网络每天阅读超过100万次。在这里,透过信息的迷雾,你可以找到真正的中国。

感谢您关注志谷的趋势(微信id: zgtrend)。

许多读者没有养成阅读后表扬的习惯。如果你认为志谷做得很好,记得“观察”来鼓励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