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份,一系列重要数据将会公布,消费物价指数趋势已经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继进出口数据发布后,其他重要宏观数据将于8月份发布。

9月8日,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显示,8月份中国出口(以人民币计)同比增长2.6%,而此前的出口值同比增长10.3%。进口下降2.6%,前一值上升0.4%;贸易顺差2396亿元,增长41.8%。

单个月进出口连续五个月超过2.5万亿元。

最近,一系列重大宏观数据将在8月份陆续公布,消费物价指数趋势已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风综合组织的预测数据显示,8月份消费物价指数预计略有下降,而消费和投资增速预计将逐月上升。

此外,社会金融的增长率可能会回到下行通道。

就通货膨胀而言:消费物价指数已经进入拐点。目前,8月份的消费物价指数预计将略有下降,结束自第二季度以来的逐步上升趋势。

风综合组织的预测数据显示,8月份消费物价指数可能会小幅下降至2.6%,这也是自3月以来的首次下降。

就生产者价格指数而言,风力综合机构预测数据显示,生产者价格指数可能在8月份继续下降至-0.9%。

华创证券张羽研究分析,虽然猪肉价格飙升,但水果、蔬菜、鸡蛋等食品价格环比上涨不到季节性;对于非食品项目,WTI原油价格环比下降5%。由于经济预期下降,核心消费物价指数预计将继续走低。

消费者物价指数在下跌0.7个百分点后,加上尾盘上涨因素,预计将降至2.4%。

此外,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加上提尾因素的下降,预计将使生产者价格指数降至-1.1%。

上海证券的胡悦晓分析称,尽管猪肉价格在中国消费物价指数中所占比例很高,但在2018年6月,中国猪肉价格开始回升,并在9月份之后恢复正常。因此,由于基数效用的影响,猪肉价格对消费物价指数的影响将在未来下降。

此外,政府加强了对猪肉副食品的管理,以确保民生,增加了替代品和肉类食品的进口,加强了市场预期的引导,市场变化有序。猪肉价格飙升预计将难以持续。

根据这份报告,在基本效用下,通货膨胀转折点将会出现。

华泰证券李超延保还判断,除生猪价格外,其他新的价格上涨因素压力不大,整体CPI上行压力仍然可控。

消费增长继续环比上升;风综合代理预测数据显示,8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预计同比增长7.8%。

李超延保认为,7月份社会支出预测下降的主要原因是汽车行业“六大标准”对国内前五支股票的影响已经消退,且不可持续。总体而言,6月和7月的消费保持相对稳定。

该报告预测,今年下半年消费将保持弹性,居民收入增速将高于实际国内生产总值,这有利于稳定消费。失业率不会从根本上恶化,消费也不会超出预期。7月份调查的高失业率是季节性干扰。

此外,汽车消费的二阶拐点现在已经存在,修理周期也可以预期。

鲁正伟的研究论文还认为,受6月汽车促销透支消费需求的影响,7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增长率大幅下降。

随着汽车推广的影响减弱,社会零增长率可能会反弹至8.2%左右。

投资:基础设施增长的持续数据显示,基础设施增长预计将在8月份继续加快。

风综合组织的预测数据显示,今年1-8月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同比增长率为5.6%,持续稳定。

据方正证券(方正证券)陶川研究论文分析,风统计显示,8月份地方政府新增未偿债务3305亿元,略高于7月份的2997亿元(据财政部统计)。预算中的基础设施发展主要依赖于债务,基础较低。预计8月份基础设施的增长将比去年同期有所加快。

中信证券朱房建、刘伯阳分析,从基础设施建设的角度来看,8月份地方专项债务与7月份基本持平,与去年同期基数较低相重叠,基础设施建设增速预计将回升一个百分点以上。

根据李朝炎的判断,今年基础设施投资将继续体现结构分化,整体增速难以大幅提高。全年基础设施投资增长率可在4%-6%之间。

由于去年同期基数低于上月,预计1-8月基础设施投资累计同比增速将较上年略有回升。

金融数据方面:社会金融增长率可能略有下降,风综合机构预测数据显示,8月份金融数据可能略有下降。

其中,新增人民币贷款11583.3亿元,M2增长8.1%。

朱房建和刘伯阳判断,由于LPR新规加强了对房地产相关融资的监管和合同转换等因素,人民币贷款预计每月增长1.0万亿元,低于去年同期。

在社会金融方面,社会金融的增长率预计将比上个月略微下降0.2个百分点,至10.5%。

由于最近信用衍生品的疲软,M2的增长率预计也将略微放缓至8.0%左右。

根据李超的分析,目前的信贷增长率已经下降,企业信贷衍生率也有所下降,预计这将把M2的增长率拉低到一个较低的水平。去年的基数较低,M2 8月份的增长率预计持平,上月为8.1%。

据《张羽研究新闻》分析,尽管与LPR机制改革后的7月份相比,该行放贷意愿有所提高,但银行体系风险偏好较低、中小银行规模缩小的压力较大以及严格控制房地产融资的信贷政策仍抑制了信贷投放。

此外,地方专项债券发行高峰已经过去,拖累了社会金融,8月份融资净额约为3400亿元。

当地特殊债券随后下跌,非标准低基数效用下降,信贷供求都疲软。预计未来社会金融的增长率将回到下行通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