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驻芜湖领事馆——日本侵华工具

日本驻芜湖领事馆是一国政府派驻外国的官员,根据有关协议,维护本国利益,保护本国公民和法人的合法权益。驻外领事馆是其工作机构。

领事官员的重要职责之一是积极与领事地区的地方政府和社会各界进行广泛接触和友好交流。利用各种法律渠道开展广泛的宣传工作,介绍国家在各个领域的发展情况。

日本在中国有几个领事馆。在正常情况下,这些领事作为外交官和商务官员,与中国地方政府进行谈判,以大力维护日本在中国的“条约权利”,并以武力为后盾来扩大空日本居民的发展。战时,他脱下外交官的衣服,在占领区担任宣传官,负责“维护法律和秩序”,或亲自拿枪和矛参加侵华战争。

日本驻芜湖领事馆在日本帝国主义对安徽人民的侵略和奴役中扮演了极其重要和卑鄙的角色。

1894年中日战争后,日本居民不断来到中国。为了保护居民利益,日本先后在福州、天津、汉口、广州、杭州、苏州、重庆、南京、九江等地开设领事馆。领事馆的数量在所有国家中排名第一。

安徽位于内陆,只有一个贸易港口。日本在安徽省的常驻事务首先由上海总领事馆管辖,然后由南京领事馆管辖。没有独立的领事馆。

根据南京领事馆的报告,1906年日俄战争后,日本人开始经商,到1920年3月达到120人。

日本三菱、三井、安倍、毛姆、雪雄、前田、仰光、东亚贸易、高昌、森吉、日新汽船、戴胜昌等俱乐部都开设了分支机构或门店。日本商人营业额巨大,仅次于长江流域的上海和汉口。

当时,日本人建立的硝酸盐(玻璃)车间雇用了70至80名日本工人。

据《中日关系史料》记载,1921年11月18日,日本外务大臣成田成田致信中国公使小燕·姬友,命令他通知中国政府,日本已决定开设领事馆,并以曹季峥为领事。11月28日,中国外交部回复晓燕部长,要求地方官员按照规定接待他。

第二天,外交部向安徽特使发出指示:检查这个地方,原来是一个贸易港口。日本已经增设了一个领事馆,该领事馆仍然符合《宪章》的规定,应当遵守相关规定。曹季峥定于12月6日离开东京上任。领事一到,就会按照规定接待他。

12月19日,曹季峥和新任命的警察局长瓦奎·基钦努斯克登上日新汽船向阳丸。他们在东明大酒店(日本商人)开了一个临时办公室,并将上塘店曾家巷26号的三层大楼租用为官方大楼。

1922年1月14日,领事馆正式开放。

领事馆的管辖范围是安徽省,从那以后就没有改变过。

日本驻芜湖领事馆的住所,上塘铺曾家巷,今天位于青衣江南岸的宜江区。

当时,它是从著名的大地主、河南马普韦龙方村的业主云儿那里租的一栋新式建筑,月租300元。

从民国初年到1937年日本占领前十多年,日本领事馆一直设在这里。

具体位置在曾家祥和原宜江区兴隆街码头入口之间,后一个是市房地产开发公司所在地。然而,由于时间的推移和一些变化,原来的建筑遗址已经消失。根据附近老人的记忆,当年日本领事馆被围墙包围,围墙拉着电网。有两个前门和后门。前门装有门柱,后门离清一江码头有几十米远。

展馆有一座塔,可以与停泊在河上的日本军舰通信。

除了领事之外,日本领事馆还配备了一名警察局长,一些中国人还被招募为打手和仆从,如看门人和秘书。

领事馆没有很多长期工作人员。那天船靠岸时,水手们经常成群结队地来到领事馆,使它像一个兵营。

1937年12月5日,日本飞机轰炸了河边码头、思明路和中山路。其中,位于中山路148号(站号)的市民李赵广等住宅也遭到轰炸。

根据市政档案中旧政权的记载,日本占领后,日本侵略者用砖瓦材料重建了原有的房屋,并在这里重建了“大日本帝国领事馆”和警察局。

后来,在日本占领期间,日本领事馆迁至狮子山下中路1号。有一栋总共有八栋建筑的房子。

抗战前日本驻芜湖领事馆是日本侵华的先遣队。当它行使其权力,特别是领事管辖权时,它执行了日本侵略中国的国家政策。

日本驻芜湖领事馆保护日本商人的非法利益。

根据国际法的有关规定,领事可以在其职权范围内保护本国商人和平民的利益,但这种保护需要法律手段和合法权益。

然而,日本领事一再违反宪章,采取各种非法行动保护居民。

1913年,中国外交部向各国外长发出照会,规定所有在大陆居住的外商都要严格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并在上面贴邮票。

在正常情况下,外国商人可以遵守命令,但日本商人和外国公司拒绝在领事的保护下贴邮票。

据国民政府财政部《金融公报》1929年3月18日报道,宋子文指出,日本拒绝盖章显然是一种掩饰,并要求外交部命令安徽谈判代表进行认真交涉,以维护以主权为重点的税务管理。

这件事一直拖到1935年2月28日,当时县政府的印刷检查办公室给日本领事发了一份照会,要求他通知日本商人从3月1日开始遵守。

对此,日本领事在3月5日的一份照会中重申,“根据日中条约,国内商人没有义务缴纳印花税”,而且尚未遵守该命令。

为了保护日本政府和商人的利益,日本领事馆也在其管辖范围内收集信息。为了及时传递信息,日本领事馆采用三种方法与外界沟通。一是与电信通信,二是通过旗语与停泊在河上的军舰通信,三是长期使用独木舟与日本船只通信。它的雇佣成本高达每次旅行两块袁大头。

抗日战争时期,日本驻芜湖领事馆成为日军的主要工具。

1937年6月19日,日本政府将领事馆改为南京总领事馆的一个分支机构。

7月7日卢沟桥事变后,中日战争全面爆发。

8月8日,领事馆关闭,12月10日,日本军队入侵。

1938年2月5日,在日军的鼓动下,成立了公安委员会。

3月9日,领事馆作为南京总领事馆的一个分支重新开放。4月25日,警察部门在该市日本人聚居区(尚二街90号)开设了一个分局。

日军入侵安徽后,在占领区成立了傀儡组织。日本驻军、宪兵和他们的特工部门负责这个组织。领事馆仍在安徽省管辖之下。

然而,此时它隶属于日本占领军,帮助维持当地的法律和秩序,处理外交事务和居民事务。

1938年5月,日军废除了维修委员会,成立了地方自治委员会。

1939年1月,日军废除了自治委员会,成立了县政府。朱秀被任命为县长。

县府成立后,按照日军的要求,为防止抗日活动,实行嘉宝制度,定期入户检查,发放“好公民证”等。

这时,芜湖领事馆也协助日本实施经济管制。

日本占领期间,对电力、交通、大米、副食品等实行控制。

日本的“军事帝国商人”建立了许多雇佣中国雇员的外国公司,“帮助收集当地产品并为中国的敌人提供食物”。也有一些奸商成立公司“帮倒忙”,如李记公司和新济公司。他们用“皇军”的名义来强制征收杂粮,抬高价格,扰乱金融。

当时,进口商品每月80万至100万元,主要是糖、棉纱、棉绒、人造丝、煤油、食品等消费品。和农副产品,如小麦、大豆、油菜籽、肠衣、鸭毛、猪鬃等。出口了。这些货物出口时,必须获得领事馆和南京日军特勤局的许可。

此外,芜湖领事馆还协助日本军队夺取第三国的利益。

据日本外务省外交史料收藏部(Foreign Affairs Historical Materials Collection)称,1940年11月,领事馆下令其警方调查美国人在泸州和潮县的动向。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总领事馆警察部门应日军的要求,接受了英国圣公会下属的光义中学和基督教会下属的崔雯中学。英国人和美国人建立的公司和医院也被警察局接受。其中,怡和分公司(英国)、亚洲石油公司油库(英国)、亚洲石油公司分公司(英国)、美孚石油公司油库(美国)、德士古石油公司油库(美国)等被海军独家使用。太古的分公司(英国)、美孚石油公司的分公司(美国)和医院(美国)被军队独家使用。

人民的民族完整性20世纪30年代初,为了摆脱国内经济和政治危机,加紧对中国的侵略,日本驻芜湖领事馆不仅成为日本武装入侵安徽大陆的先遣队,收集军事、政治和经济信息,还支持日本商人进行不正当的商业竞争。

当时,两个最大的毒品数量——张恒春、满洲和江春——展开了激烈的商业竞争。正当竞争白热化的时候,日本丸山制药公司试图拉拢满洲和春来联合对付张恒春。

丸山药房正准备向满洲江春提供一笔巨额无息贷款,以扳倒张恒春。

向整个江春提供他们关于张恒春的内部信息。

由于动机不纯和民族情结,满江春拒绝与第三药店合作。

正是因为这种民族情结,江春店主史小山不仅自愿放弃了与张恒春的竞争,还与张恒春讲和。他还自愿向张恒春提供了一部分营运资金,帮助张恒春度过难关。

在正义与利润不可兼得的情况下,商人史小山选择纱丽作为正义的象征,体现了商人民族自治的爱国精神。

由于满洲江春拒绝与日本丸山药房合作,满洲江春在1937年日本入侵期间遭到日本飞机轰炸,并遭受重大损失。该企业一直暂停到1952年。

1937年12月,日军占领后,它将被用作入侵安徽的军事基地。

日本驻芜湖领事馆并入入侵芜湖的日本军事机关,直到抗日战争胜利。

1945年8月15日,日本军队宣布无条件投降。

11月3日,县政府工作人员萨甘英、王雨露和皖南党政接待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曾保初奉命接管日本领事馆。

据记录,日本领事馆迁至柳春园二号,因为芜湖党扇驻军总部在10月份进入后一直留在日本领事馆。

结果,日本领事馆的招待会在柳春园二号举行。

当时,代表日本负责转移的是日本陆军上校山本,日本陆军第40师参谋长。安徽省县长李志成代表中国接受了日本领事馆的财产。监督者是皖南党政接待委员会主任曾保初。

此时,日本驻芜湖领事馆结束了侵略中国的使命,宣布日本帝国主义彻底失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