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被撞了,狗是错的,或者车是错的。

柴静开着一辆私家车,打伤了李先生的宠物狗。事故发生后,交警部门否认这是一起“交通事故”,管辖后派出所的警察协调了此事的处理。

在将受伤的宠物狗送往宠物医院治疗后,柴女士一次性付给李先生1600元。

这一看似已经解决的事件最近又引起了另一场骚动:柴静将李先生告上法庭,并要求赔偿。

2013年8月15日,9点钟,柴静开着她的私家车进入长江中游国鑫货摊的十字路口,李先生和他的两条狗从那里经过。

那时,十字路口的人行横道上没有红绿灯。李先生手里拿着一只狗,跟着他脚边的一只狗穿过人行横道。

李先生说,在地上奔跑的狗是一只看跌的狗,它已经被养了两三年,而且更听话,所以没有被拴起来。

柴静说,看到李先生带着他的狗过马路后,她放慢了速度。

看到车后,已经走到路中间的李先生也停了下来。

看到这一点,柴静认为她可以继续通过,所以她没有停止让她通过。

令我惊讶的是,李先生已经停下来的小猎犬突然向前冲去。柴女士没有刹车,把“绝望”的小猎犬撞倒在地。

事件发生后,柴静急忙拨打了122交通管制部门的事故报警号码。电话那头回答说,“汽车撞到人”是一起交通事故,“汽车撞到狗”应该打110报警。

然后,柴静又打了110。不久,柘山派出所的警察赶到了现场。

警察局达成的调解协议仍在比格犬受伤的地方流血。在警方和旁观者的建议下,柴女士、李先生和他的女儿(事件发生后被李先生叫来)将小猎犬送往宠物医院接受治疗。

柴静说,她花了近1200元去看一只比格犬,听说这只比格犬腿部骨折后不得不接受后处理,她决定去警察局解决这件事。换衣的日常费用和其他费用达几千元。

由于交通警察不在场,无法确定双方的责任,参与此事的警察只能协调此事。

该付多少钱已经成为柴静和李先生矛盾的焦点。

李先生说这只狗已经养了两三年了,花了很多钱。他坚持要为以后的治疗支付总共3000元。

然而,柴静认为,她听说这只狗的市场价只有1000多元。她已经花了将近1200元来治疗这只狗,只答应赔偿1000元。

双方在赔偿问题上一度陷入僵局,最终与柴静达成了一次性赔偿1600元的调解协议。

柴静说,当警察局调解此事时,她的一名同学也在场。同学们为她签署并支付了警察局出具的调解文件。

这种情况成为柴静要求赔偿1600元的原因之一——当时调解协议不是她本人或其主观意愿签署的。即使她同意,她也是“被迫的”。

请进。

应该给予赔偿吗?柴静说,事故发生后,她一直忙于治疗狗和其他事情,不记得汽车撞到狗的细节。

8月18日晚,她在网上搜索相关法律、法规和案例,发现所有治疗环节和对狗的赔偿费用都是不必要的。

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的规定,交通事故是指道路上车辆故障或事故造成的人身伤害或财产损失事故。

柴女士认为,如果狗属于主人的财产,交警部门应该在撞上李先生的比格犬后到现场对事故责任做出判断。不幸的是,交警没有干预。

根据《城市养犬管理办法》(市人民政府令第28号)的有关规定,市区为限制养犬区。养犬区应当实行登记制度;注册狗每天早上9点前和晚上19点后都可以走路。

柴女士因此认为,李先生违反了规定,如在未规定的时间内遛狗,事故发生时没有违反规定。这起事故的责任应该由李先生承担。

在审判过程中,双方忍不住争论起来。为此,柴女士向镜湖区人民法院起诉李先生,并要求对方返还1600元赔偿金。

9月24日8:30,案件在镜湖区法院审理。

记者在现场注意到,在审判过程中,双方没有争议,也没有聘请律师。

柴女士陈述了要求退款的理由后,李先生辩称,首先,双方在公安机关签署的调解协议具有法律效力,柴女士没有证据违背她的诺言。其次,至于小猎犬是否注册与事故及相关事宜无关,法院被要求驳回柴女士的申诉。

该案的主审法官告诉记者,涉案金额并不大。他本希望调解两党之间的矛盾,但失败了。听完这个案子后,他会判刑或再次进入庭后调解环节。

对此,柴静表示,她的诉讼不仅仅是个人诉讼。她希望这一事件能够引起有关各方的注意。随着机动车和宠物狗数量的增加,“撞车”或“撞车”事件仍会发生。在这种事故发生后,机动车所有人应该承担多少责任和赔偿应该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