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忙的旅程,红色的一天

伴随着火车的隆隆声,火车站沐浴在蛇年春节的热闹气氛中。回家路上的这扇窗户像候鸟一样迎接匆匆离去的人们。

当我在K46上跑到宣城到段位的时候,我认识了任宫鸿。

这一天是2月14日,农历第一个月的第五天。

在从福州出发的公共汽车上,她已经很累了,有两张公共汽车票。午饭还没准备好,她的儿子就坐在她脚下的行李上,靠着她睡觉。

任宫鸿,31岁,是我市新武经济技术开发区一家附属工厂的检验人员。为了回福建老家过春节,她请了老板6天假。

在她看来,为了待上3天,赶上十几个小时甚至几十个小时的火车,她不知疲倦地继续前行,只是因为前方有一个地方困扰着她——家。

2011年,任宫鸿和几个村民从家乡来到这里工作。

这份工作不累。月收入大约是2500元,比我家乡的还多。

这一次回到家里,作为一个母亲,任宫鸿的心对她的孩子来说是最沉重的。

“离家太远,我总是为我的孩子感到不安。我不想因为赚钱而疏远我的孩子。

“所以,6岁的儿子这次和他妈妈一起来了。任宫鸿说,她很放心,她的儿子可以在他身边接受教育并长大。

记者了解到任宫鸿已经在芜湖工作两年了。他已经活了将近两个半小时。他很少去城市。他几乎不知道这个成长中的城市有多少风景。

“回家太难了。你想过庆祝春节吗?”记者问道。

“怎么说呢,在外面呆了一年,就算有点辛苦,总想回家看看,家里还有老人吗?

”她的声音柔和,但很坚定。

她以一种简单而诚实的方式告诉记者:“最美丽的风景是不用工作走路回家。

“旅行于13日早上开始。在福州火车站等了一天,花了19个多小时才到达目的地。新年团聚路上的回程需要两天时间。

每年买回家和回家的票都很麻烦,但是任宫鸿今年运气不错。他打了一个电话后拿到了票,但那是一张站票。

“幸好孩子还小,让他坐在包里,我站了起来。

“繁忙拥挤的春运路感动了好久没出门的孩子们。

这时,收音机响了,“是的,我们要下车了!”那个靠在母亲身上的孩子突然大叫起来。

当他要下车时,他面带微笑,眼中充满兴奋地环顾四周。

年轻的任宫鸿拿出一面镜子,扎好他散乱的头发,剥下一块糖,放进儿子的嘴里。“怪”说,老实跟他妈妈说。

下公共汽车时,任·宫鸿没有多少行李,但当她背着那个大袋子,背上她儿子的玩具和土产时,她的整个身材都隐藏了起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