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阳汉画馆的墙壁在半夜被“野蛮拆毁”,事件的总部以道歉告终?

:南阳汉画馆的墙壁在半夜被“野蛮拆毁”,事件总部以道歉告终?既然大家都知道偷拆武侯祠文化公园总部的行为涉嫌违规,为什么南阳中国画博物馆作为一个一流的国家博物馆,未经允许就与破坏者达成了“和解” 在正常程序中,中国画博物馆不应该把这件事交给司法部门而不是简单地解决吗?文|兰芝近日一直在报道一个关于“南阳汉画馆围墙被强行拆除”的热门新闻网。 8月26日晚,国家一级博物馆——南阳国画博物馆400米的围墙被南阳市卧龙区武侯祠文化公园建设指挥部完全拆除,部分文物暴露在野外。9月1日,被迫拆迁升级,挖掘机搬进中国画博物馆后院,毁坏树木,占用土地,博物馆内的监控设备和电缆受损。 所有这些行动都是基于南阳武侯祠5A景区的扩建和南阳地域汉文化名片的创作。 国家一级博物馆南阳汉博物馆400米的围墙内有一些暴露在野外的文物。南阳汉博物馆建于1935年10月。经过“三步四建”的发展壮大,现已成为全国最早、最大、收藏最多的汉画像石博物馆,拥有2000多幅浮雕、89件国家一级文物和473件二级文物。 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员、中国画院院长陈履生两次在新浪微博上发帖,关注南阳中国画博物馆深夜推墙事件。 舆论发酵后,最新消息是,9月2日,有关方面武侯祠文化公园建设指挥部(以下简称“文化公园建设指挥部”)向南阳汉画馆道歉。双方达成协议,在原边的旧边界修建一堵永久性古城墙。 道歉并重建。结果,双方似乎都达成了和平,但令人费解。事实上,还有许多疑点没有解决。 例如,武侯祠文化公园的规划本身是否科学合理,文物主管部门是否已经论证同意?为何参与建造的一方在未完成有关手续的情况下,主动拆除中国画博物馆?更令人费解的是,既然盗窃拆迁行为已经违反了法律法规,南阳汉化博物馆为什么不交司法部门处理,而是直接私下处理?先剪后报的秘诀是什么?事件的前因后果值得重复:南阳卧龙岗武侯祠文化公园正在打造5A级景区,作为景区中心公园的南阳汉画博物馆将纳入景区整体建设。 因此,武侯祠文化公园建设指挥部来到南阳汉画博物馆,要求其配合景区道路的建设,暂时拆除西院围墙。 国画博物馆馆长刘欣也没有拒绝,只是说在保证文物安全的情况下,有必要向有关部门报告,完成手续并实施。然而,总部不能等待。在等待批准的那晚,在没有任何报告的情况下,中国绘画博物馆的西墙被一台钩子机从南到北拆除了。这次手术只花了一个小时。 8月27日,南阳汉画馆挖掘机正在施工。南阳市文化广播电影旅游局介入并发函要求建设指挥部给予明确答复,立即恢复原貌,确保收藏文物的安全。如有任何损坏或盗窃,总部应承担一切责任。 第二天,文化园建设指挥部秘书李梦舟等人来到中国美术馆向负责人刘欣道歉。 8月30日,文化广播局、旅游局、国画博物馆和总部就如何将文化公园建设修剪成国画博物馆后院形成了统一意见,但尚未获得批准。 在这种情况下,施工单位继续野蛮施工,造成新的安全风险。 9月1日,中国画博物馆安保部门的工作人员发现后院监视器被施工叉车损坏。9月2日凌晨3: 30左右,中国画博物馆的供电电缆被施工机械切断,导致博物馆停电。电源直到上午10点才恢复 随着南阳中国画博物馆综合性活动的发展,文化园建设指挥部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笔者查阅了中国文物保护法及相关规定,指出涉及各级重点文物保护的建设项目,应在开工前报相应的文物行政部门审批,并邀请专家进行评估论证后实施。 显然,武侯祠文化公园的总部坚持要拆除它,这不符合正常程序。至于原因,一些批评者指出,此举并非有意排除。其目的可能是创造既定事实并迫使所有各方接受。 9月4日,南阳中国画博物馆回复《新民周刊》,称建设方与中国画博物馆之间确实存在沟通不畅的问题,但对方表示,就如何沟通不畅给出详细答案并不方便。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现在的结果令人满意,在原址上建造的原院墙与原院墙完全一样,肯定不会有“偷拆”的戏。 无论是出于经济利益还是文化考虑,南阳汉画馆周边有一个地方想建一个文化园和5A景区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文化建设离不开文物保护意识。 在整个事件过程中,武侯祠文化公园建设指挥部表现出“不同意就拆迁”、“不同意就拆迁”的鲁莽风格,这显然不符合文化公园的初衷。 从表面上看,是建设单位在抢进度、抢工期、抢文物保护。详细调查是相关职能部门直接或间接的默许。困扰和践踏的是城市发展、工程建设和文物保护之间的价值排序。 文物怎么能被没收?另一个问题是,事件发生后,南阳中国画博物馆作为受害方,也采取了意想不到的态度。 8月28日,第一次拆迁时,南阳汉华苑“忍气吞声”,接受了道歉。三天后,当建设方再次质疑文物保护的底线时,它仍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应对频繁的拆迁。相反,当舆论继续升温时,它在短时间内与对方达成了协议:同意拆除汉华苑西墙,并在原边旧边界修建永久性古城墙。 请问南洋国画博物馆,作为一个一流的国家博物馆,为什么秘密地与破坏者达成“和解”,明知盗窃和拆除武侯祠文化公园总部的行为被怀疑违反规定 退一步说,即使拆除隔离墙对博物馆的文物没有任何影响,盗窃本身也属于破坏公共财产的范畴。正常的程序难道不应该是中国画博物馆将此事提交司法部门,而不是简单地私下处理吗?中国画博物馆愿意接受和解,还是不愿意在调解或压力下接受?有什么不方便透露的隐藏信息吗?9月4日下午,记者联系了南阳市文化广播局相关负责人,得到回复,事情已经结束,细节不方便进一步沟通。 为打翻的牛奶哭泣是没有用的。恐怕这两个单位不能靠“发函、道歉、统一口径”混过去 该事件暴露了地方当局长期缺乏对类似行为的监督。 如果我们在半夜拆墙毁缆,后果只会是道歉和修理,那么法律法规会不会形同虚设?建设单位不是想拆掉,想建就建吗?早在去年8月,南阳市政府办公室就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文物工作的通知》,明确指出要全面贯彻“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工作方针,加大文物保护力度,深入挖掘和系统分析文物蕴含的文化内涵和当代价值。 卧龙岗武侯祠文化公园作为南阳市“打造国内著名生态文化旅游目的地”项目的重要配套项目,寄予厚望 卧龙区政府副主任魏军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卧龙港的恢复和南阳历史文化风貌的展示是一个受欢迎的举措。该项目起点高,规模大,影响深远。 但讽刺的是,文化公园的名字是“文化公园”。这种不文明的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中间的所有责任都被忽略了吗?目前,河南省文物局成立的调查组已经进入南阳市进行调查,我相信调查结果不会被驳回。 然而,通过这次“强行拆迁”事件,应该注意的是,近年来,由于野蛮的建设,文物遭到破坏的案例很多,但处理结果不足以形成威慑力量。 安徽凤阳的钟鸣遗址公园在建设过程中遭到“野蛮建设”和“文物破坏”。工人们用电钻撬开旧砖,用古董新砖代替。结果是项目暂停,并下令整改。宋代的古墓和石雕被泥车和推土机毁坏,但它们只是被重建,并根据《文物保护法》被罚款。 更有甚者,在发现文物后,它们被隐藏起来而不被报告,被故意销毁,或者在文物执法部门发出停工通知并一再制止后,它们仍然充耳不闻,强行进行建设,这也是罚款。 然而,即使是几十万英镑的罚款也不能阻止利益的诱惑。 此前,南京有220年历史的市级文物保护单位——颜料车间49号楼,被住宅企业开发商故意损坏,几天后又重新开工建设,值得反思。 江苏宋代古墓葬野蛮建设问题的真正症结在于现行《文物保护法》于1982年颁布实施,并于2002年经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修订。 一些专业人士认为,这部法律缺乏强制性手段,不能适应文物保护的新形势和新要求。即使按规定处罚,处罚费用也远低于工期延误的费用。 因此,有必要在修订《文物保护法》的基础上形成强有力的制度监督,建立完善的保护机制,打破部门之间的跷跷板和约束,形成监督执法的合力,加大对文物破坏者的处罚力度,一方面增加罚款数额,使其破产,另一方面提高刑事责任,使其入狱 我们可以借鉴当前的国际惯例,在文化遗产评价中始终坚持动态管理的原则。这绝不是一劳永逸的“人生唯一的评价”。 保护文物的好处是当代的,对未来有益。 文化遗产是代代相传的宝贵财富。在漫长的历史中,它们已经濒临灭绝。不要让人们入侵和摧毁它们,它们将成为文物的灾难。 参考:现代快报,新京报,转载请在评论区留言并获得授权!重印时,必须注明作者、来源和微信号。 负责任的编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