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有力的大臣建议杀死所有的五个汉族姓氏。皇帝喊道,“你疯了吗?”他很快被免职并被流放。

这位有权有势的大臣建议杀死所有五个汉族姓氏。皇帝喊道,“你疯了吗?”在蒙古元朝统治的100多年里,如何对待占人口绝大多数的汉族,一直是蒙古皇帝和贵族们棘手的问题。 在这方面,很大一部分古老而头脑简单的蒙古显贵从未学会平等对待汉族人,甚至想通过杀死他们来消除他们的敌意。 典型代表之一是元顺帝时期的最高权力部长伯颜。 在伯颜的七代时期,元顺帝时期的一位有权有势的大臣伯颜是蒙古米哈尔行乞部的成员。他的祖父声称海是孟戈汗领导下的100个家庭的领袖。他的父亲金只在仁宗在位时领导过皇太后邢龚升苏卫。他们都是元朝信任的军事指挥官。 从保镖开始,伯颜为七位皇帝服务,即:武帝、仁帝、太鼎帝、文帝、明帝、宁帝和舜。他因在顺帝继任期间取得的杰出成就而被授予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理。他接管王位,成为元顺帝时期最有权力的官员。 在伯颜执政期间,他专制傲慢。历史称他为“一个擅长等级、宽恕死罪、充当邪恶马屁精、杀害无辜、从各个卫生部门带走优秀士兵供自己使用、听收银员要国库钱和丝绸的人”(见袁石,第138卷)。他如此强大,以至于每个人都知道伯颜,但不知道元顺帝。 伯颜执政时,采取了武断的行动,实施了有争议的措施,特别是针对汉族的政策,受到了当时和后世人民的批评。 元朝把人民分为四个阶级。在元朝实行的民族歧视政策下,汉族虽然是国家的主要民族,但在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都受到了限制。不仅向上晋升的途径狭窄,而且生命权和财产权随时受到威胁,不可避免地滋生了许多怨恨。 如果蒙元统治者足够聪明,他们应该改变路线,逐步放松甚至废除对汉族的歧视性政策。只有这样,帝国的长期稳定才能得到保证。 然而,在伯颜执政期间,他没有做出积极的改变,而是朝着相反的方向“行使权力”。 在他的统治下,元朝不仅废除了科举制度,还颁布法令禁止汉人学习蒙古文和色目字。所有中央和地方政府官员都是蒙古人和色目人,希望阻止汉族人进入政府。 不仅如此,为了弥补多年来因国库赤字空造成的混乱,伯颜也加大了对汉族人的搜寻力度,让他们无路可走。 元末农民起义的情况表明,哪里有歧视和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由于汉人无路可走,他们只能通过起义反抗蒙古人的暴政。 从元顺帝到元朝(1337年)的三年间,广东增城人朱光清和河南郴州人邦胡(胡鲁纳)相继聚首起义,先后攻占了几个州县,对元朝的统治造成了沉重打击。 虽然朱光清和刘海虎在袁军的疯狂围剿下相继被打败和杀害,但起义带来的强大冲击震惊了蒙古和元朝统治者,迫使他们重新审视当前对汉族的政策。 然而,与正常人的想法不同,伯颜得出的结论不是要缓和民族冲突,而是要进一步加强对汉族人的预防,甚至对他们进行大规模的清洗。 在扑灭朱光清和邦胡起义的过程中,伯颜颁布法令,禁止汉族人拥有武器和马匹(“汉族人、南方人和高丽人不允许持有武器,任何拥有马匹的人都被政府拘留。” ”参见《元史》第39卷),就连带有铁粮叉的农场也必须移交给政府,然后集中力量融化掉 伯颜曾经提议杀死王璋所有的刘力吴钊汉人。不仅如此,伯颜认为这些措施不足以消除汉室叛乱的隐患,抱着一劳永逸解决问题的心态,向元顺帝提出了一个疯狂的建议,即杀光所有的张、王、刘、李、吴钊汉人。 在伯颜看来,如果汉族人口最多的五个姓氏全部被清除,汉族人数将会大幅度减少,它带来的恐怖也会吓到其他姓氏的汉族人。 这样,汉人害怕再次反抗,因为他们害怕被杀。 幸运的是,虽然元顺帝是伯颜手中的傀儡,但他毕竟没有疯。当然,他清楚地知道实施这个疯狂计划的灾难性后果。 正是出于这个原因,元顺帝断然拒绝了伯颜的提议。后者竭力想无效,最后不得不放弃(“伯颜请杀张、王、刘、李、赵五个汉人,但皇帝拒绝了。” “以上引文) 事后,元顺帝对他的心腹说:“师父疯了吗?你怎么敢给我这样的计划?如果能够实现,我的王位将会延续很长时间。”元顺帝拒绝了伯颜的提议,并很快将他流放到伯颜。他反常的行为不仅引起了舜帝的怀疑,也使他的家人深感忧虑。 致远六年(1340年)二月,伯颜的侄子脱脱与顺帝的心腹史家班和阿鲁合谋,利用伯颜猎取柳树的机会发动政变,罢免了他作为河南省左总理的职务,并将他流放到广东省阳春县重新定居。 伯颜忧心忡忡,愤懑不已,最终在逃亡龙兴路(今江西南昌)一家招待所的途中因病去世,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史料来源:《元史》、《新元史》、《持续资本管理概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