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贩因为屈辱和愤怒而参军。41年后,他成为总统。晚年,他宁愿吃粥也不愿做叛徒。

商人因为屈辱和愤怒而参军,41年后成为总统。在晚年,他们宁愿吃粥也不愿做叛徒。温/格瓦拉同志的真实历史远胜于小说。这句话是用来形容晚清和民国时期的某个人物。这是绝对合适的。 他最初是一个以卖布为生的小贩。被士兵羞辱后,他愤怒地参军了。经过41年的努力,他终于成为了中华民国的总统。 这个极具传奇色彩的人物是曹锟 曹坤来自天津大沽。虽然他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家庭,但在父亲的坚持下,他年轻时在一所私立学校学习了几年。他基本上可以读写。 可惜曹锟的资历太平庸,不是学习的材料,所以他几年后停止学习,开始尝试在社会上谋生,成为一名布匹商。 作为一个到处寻找商机的小贩,曹锟的军装照片不仅限于天津。有时在周围地区做生意是必要的。 一天,曹锟在向保定卖布的时候,遇到了两个守卫城门的士兵的困难。 看到曹锟既诚实又笨拙,两个士兵故意取笑他。他们没有让他进城,而是尽最大努力虐待和羞辱他,让曹锟很生气。 因为曹锟咽不下这种邪气,他放弃了自己的事业,参军当兵了。 1882年,20岁的曹锟参军并开始了他的军事生涯。 三年后,曹坤进入天津军事装备学校,毕业后成为宜君的哨兵。 1894年,曹锟带着他的部队去朝鲜打仗。第二年,他去小站投靠袁相城新建的军队,并在右翼行军队第一营担任乐队。 参军之初,曹锟因其憨厚的气质常被战友和军官欺骗,被戏称为“曹大夫” 尽管羞辱极其严重,曹锟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脾气。此外,曹锟绝对服从行政长官,做任何他被要求做的事。 虽然军营注重家庭背景和资历,但更注重忠诚。结果,随着时间的推移,曹锟开始受到上级的赏识,最终爬到了襄城苑的“高枝”。 曹锟的成功与袁相城的支持有关。事实上,“曹大愚”并不愚蠢。除了装傻,他还知道如何从后门进去。 曹坤在袁相城的部队服役时,得知他的叔祖父袁家三的哥哥曹克忠来自天津,曾在广东海军师担任高级军官,所以他故意爬到他身上,认出他是自己的祖父。 曹克忠喜欢曹坤憨厚的举止和“人手不足”。他不时问候袁祥成,并请他照顾曹坤 对于曹克忠的委托,袁祥成自然不能不丢面子 结果,曹锟在军队里“如鱼得水”。当满清王朝被推翻,中华民国成立时,曹锟成为第三集团军司令。 袁相成在就任临时总统后不愿在南京就职,暗中教唆曹锟在北京发动兵变,并以此为借口在北京成功就职。 事后,袁祥成更喜欢曹坤。 1916年,安徽军阀袁相成的首领段瑞奇在洪宪的君主制梦想破灭后因病去世。北洋军事集团开始分裂成两大派系,安徽和直接派(“凤溪”不是北洋集团)。段瑞奇和冯张果分别被尊为领导人,同年9月成为直隶总督的曹锟属于直隶。 在两派“分裂”之初,他们能够保持表面上的友好关系。冯张果曾被提升为代理总裁。 然而,随着段瑞奇决心实施“武力统一”的政策,双方的矛盾开始加剧。 1919年,冯张果被迫下台,不久便因病去世。曹坤成了新的直线主管。此时,安徽与直系之间的冲突难以调和。 1920年4月,直系和冯至结成反同盟,并于当年7月彻底击败安徽夺取中央政府。 段瑞奇下台后,起初直系和奉贤部门能够合作,但仅仅两年后,由于权力分配不均,他们开始在战场上相互争斗。结果,奉贤部遭受了巨大的损失和损失,并且直线部完全控制了政权。 就在李袁弘再次当选一年后,他被赶下台。随着万智战争和第一次芝罘战争的胜利,曹锟的权力和声望迅速上升,赢得总统职位的想法很快就出现了。 1923年6月,曹锟首次迫使李袁弘总统辞职。同年10月,他花了5000美元买下了国会议员,最终如愿以偿地成为了总统。 此时,他参军已经有41年了,因为他被士兵羞辱和怨恨。 然而,曹锟的立场并没有持续多久。仅一年后,在第二次芝罘战争期间,冯玉祥因叛逃被迫辞职。 曹坤下台后,他首先被软禁在中南海延庆大厦,直到两年后才被释放。 获释后,曹锟最初隶属于郑州的吴傅沛部。后来,他被迫逃回家乡天津,住在英国租界,直到他死于国民革命军北伐。 虽然由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的北京起义和随之而来的贿赂事件,曹锟在天津故居的历史上留下了许多污点,但值得称赞的是,当日本侵略者肆意入侵时,他能够坚守做人的底线。面对日本的威胁和诱惑,他发誓要喝稀粥而不是“出山”做叛徒。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曹锟受到了志士仁人的赞扬。 1938年5月,曹锟在天津因病去世,享年76岁。 听到这些,国民政府发布了一项特别命令,表彰曹锟,并追授他一级上将军衔。 资料来源:北洋军阀史和三大北洋军阀史:徐世昌曹昆孙方川

发表评论